欢迎来到 - 时时彩实战交流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非法采矿、掩盖隐瞒犯罪所得 他们为获暴利疯狂“挖土”

时间:2020-03-19 04:39 点击:
凹土素有“工业味精”之称,在诸多领域应用广泛,有不法分子盯上了它—— 非法盗采:他们疯狂“挖土” 3月2日,江苏省盱眙县检察院检察官来到一家涉及一起非法采矿案的企业开展回访,了解企业在疫情期间复工复产情况,位于该县凹土产业园区的某凹土企业负责人陈

  凹土素有“工业味精”之称,在诸多领域应用广泛,有不法分子盯上了它—— 

非法盗采:他们疯狂“挖土” 

  3月2日,江苏省盱眙县检察院检察官来到一家涉及一起非法采矿案的企业开展回访,了解企业在疫情期间复工复产情况,位于该县凹土产业园区的某凹土企业负责人陈某说:“由我们自主研发的一项凹土专利技术已申请发明专利,下一阶段我们将通过专利合作的方式进行相关产品的研发。今后,我们一定依法依规经营,不触碰法律红线……” 

  初尝“甜头” 

  位于洪泽湖南岸的江苏省盱眙县有着“中国凹土之都”的称号,尤其是盱眙县西南部有着较为丰富凹土资源的石鼓山,曾是当地群众口中的“金山”。有数据显示,盱眙的凹土储存量占全国储量的74%,占全球储量的48%,素有“工业味精”之称的凹土在农牧业、建材、石油、冶金、食品等多个领域应用广泛。宝贵的凹土资源,被一群不法分子盯上。 

  2016年7月的一天凌晨,伴随着挖掘机巨大的操作声,几个黑影趁着月色在石鼓山上紧张忙碌着。“挖的时候留点意,别把劣质土掺杂进去。”一领头模样的人对一旁的司机交代。在持续作业近四个小时后,一辆辆农用车装着满车土扬长而去,伴随而来的是山上一处处大坑。 

  马文国是石鼓山附近村民,其曾因聚众斗殴被判缓刑。由于政府对凹土的严格管控,凹土在市场上成为稀缺资源,善于钻营的他将目光投向本地的凹土资源。马文国将打算偷挖凹土的想法告诉了好友张泽勇,两人在饭桌上很快达成一致,商定由马文国负责联系挖掘机、农用车等,张泽勇提供销售市场,于是有了前文偷挖凹土的一幕。 

  “第一次‘挖土’很顺利,通过张泽勇联系的凹土厂家,我们当天就出手了。”案发后马文国交代。据查,他们此次共非法盗挖凹土119.43吨,非法获利近2万元。 

  当年10月的一天晚上,经事先踩点,马文国、张泽勇决定再次“挖土”,将目标锁定在位于石鼓山附近的一水库边。当晚,两人再次通过租用挖掘机、农用车等形式,盗挖凹土437.22吨,获利近7万元。 

  “听说最近石鼓山一带管控比较严,尤其是上次我们挖土时,可能被村民举报了,这段时间基本每天晚上都有人巡逻。”张泽勇在一次见面时对马文国说。当地加强了对非法盗采凹土的严查力度,让张泽勇打了退堂鼓,然而马文国仍不想放弃。 

  扩大规模 

  2017年3月,石鼓山附近有一家凹土厂正在对外出售的消息让马文国颇感兴奋。对石鼓山地貌烂熟于心的他打起了“小算盘”。 

  原来,早在2014年年初,这家凹土厂就已投入运营,依托前期凹土开发热潮,该厂很快攫取了大量财富,然而好景不长,政府出于对生态环境的综合考虑,部分原可开发的区域被列为禁止非法采矿区域,该厂经营状况因此大不如前。在外人看来,盘下这个厂是亏本买卖,然而对于马文国却在其中嗅到了“商机”。 

  2017年4月,马文国邀请具有一定凹土检测知识的凹土产业园区工作人员赵庆、社会闲散人员张超、厂区所在行政村两委班子成员王兆友等人,一起商讨出资收购凹土厂的计划。原来,马文国看上的,是凹土厂厂区后山上的承包地。 

  “那里有100余亩的公墓尚未正式动工,外加厂后100余亩的矿土,如果我们拿下这个凹土厂,岂不是可以拿厂子为幌子,正大光明地开挖凹土?”经过马文国的一番发言,众人立马被未来“挖土”的前景吸引,当场决定五人共同出资,拿下正对外出售的凹土厂。 

  “其实我们知道凹土厂要想顺利‘挖土’,必须有当地的人照应着,于是我想到了王兆友,因为他是村两委班子成员,附近村民也都熟悉,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可以请他出面来解决。”案发后,当办案人员问及为何让王兆友参加时,赵庆交代。 

  尽快出手 

  有了凹土厂做掩护,马文国等人的胆量也随之大了起来。伴随着白天巨大的挖掘机轰鸣声,偶见夜色中一辆辆农用车往山下运输渣土,附近村民以为马文国等人在山上进行公墓施工,对此逐渐习以为常。 

  2017年6月的一天凌晨,在马文国等人的指挥下,在赵庆白天标记的范围内,两辆挖掘机同时启动。“位置已经发给你,一车土装完后直接拉。”张超在现场当起了农用车的调度员,指挥着一辆辆车有序进入挖土区域拉土。从深夜12点到清晨4点,短短4个小时,马文国等人便盗挖凹土580余吨,出售给赵庆事先联系好的该县凹土产业园区的一家凹土厂,非法获利近12万元。 

  为将盗采凹土尽快出手,避免被当地群众发现,赵庆利用工作便利,通过中间人冯世明、吕道明,将非法盗采的凹土出售给两家公司。两家公司在明知凹土为非法盗采的情况下,根据凹土的品质,以低于市场价格进行了收购,马文国等人非法获利20余万元。 

  清除“障碍” 

  2017年9月,在屡次顺利盗采凹土后,马文国等人已不满足于在其厂区后山进行开采。根据赵庆的前期探测,将盗采地定在了离厂区约3公里的一处水库旁。在协调盗采所需的车辆、用具、人员后,马文国等人趁凌晨水库周边村民熟睡之机又开始盗采了。 

  然而,挖掘机在持续作业时,被水库边一农户发觉,该农户以举报威胁,迫使马文国等人停止了偷采行为。 

  在马文国等人看来,屡次盗采得手的原因在于其收购的凹土厂能够为盗采提供掩护,这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堡垒”。然而,这次发生的事情,也让他感到陷入了困境。一方面,随着后山盗采进度加快,有限的凹土资源已所剩无几;另一方面,面对供不应求的凹土市场,他实在不想收手。 

  于是,清除“障碍”的工作被马文国等人提上了日程。此时,该案中另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 

  2018年5月,在一次聚会中,赵庆向好友张文俞透露,自己正在偷挖凹土,而且销售渠道已经打通,但苦于人脉资源有限,很多好的凹土区域没办法组织偷挖。“我负责给你疏通关系”,心中早有赚“快钱”想法的张文俞,听到赵庆的话后,拍着胸脯保证道。 

  2018年10月中旬,张文俞电话告知赵庆,上次踩好点的地方最近没有巡查,让赵庆等人尽快“挖土”。而向张文俞透露巡查消息的,正是配合当地开展巡查工作的李家宝。据查,仅2018年10月,在张文俞的“协调”下,马文国等人共盗采凹土1200余吨,获利近20万元。李家宝通过事先通风报信,在马文国等人处共获取所谓“信息费”2.5万元。 

  法网恢恢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