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时时彩实战交流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哪吒》:用新情感重塑一个老故事

时间:2020-03-16 14:23 点击:
《哪吒之魔童降世》(下文简称《哪吒魔童》)正在创造中国动画电影的多个奇迹:豆瓣上最高的开画评分、票房上最快的破亿记录……谁都没想到今年不温不火的暑期档被

  《哪吒之魔童降世》(下文简称《哪吒魔童》)正在创造中国动画电影的多个奇迹:豆瓣上最高的开画评分、票房上最快的破亿记录……谁都没想到今年不温不火的暑期档被一部国产动画电影拯救了,这个号称史上最丑的小孩,让观众在电影院里又笑又哭。写这篇文章的时候(7月30日),该片票房已经过了10亿,成为票房最高的国产动画作品,甚至有望进入中国电影总票房前十。

  这部影片最大的看点是对传统哪吒形象的结构和重塑。片中哪吒一改灵珠转世的正面形象,变成了魔童,长得丑,有破坏力,百姓都惧怕他,从小被关起来,没有朋友、没有同伴。但最后,魔童却成为了拯救陈塘关的大英雄,百姓们自发对其下跪道谢。

  导演说影片的主旨是面对偏见的人生如何打破偏见以及“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对命运的不妥协和反抗。这样的内容和导演饺子(原名杨宇)本人的经历很像。杨宇并不是动画相关专业出身,大学学的是医药专业,自学动画,2008年独立制作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惊艳国内动画行业。该片画面并不精良,甚至颇为粗糙,可是内容却有趣又有深度。导演用十分戏谑且易懂的方式,讲述了他对战争的看法。该片参加了多个电影节,都获得极高的赞誉。

  非科班出身的身份却有想做动画的理想,付诸努力并得到回报,是导演对自己命运的反抗。所以《哪吒魔童》中,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口号也是导演向世人发出的呐喊。这种发自肺腑的声音可以激起观众心灵的火花,引起观众对自己不公平的命运的反抗,但导演并不是在空喊口号,因为他自己实现了命运的逆转,片中哪吒实现了,那影院的观众也可以为之努力。

  契合当下的情感叙事

  大部分喜欢这部影片的观众,都觉得影片“燃”到了自己。这份燃,在2015年夏天也有过一次,那时点燃的是大圣。《大圣归来》(下文简称《大圣》)在当时也创造了多个国产动画的奇迹,就单拿票房这一点来说,近10亿的成绩成为动画电影的天花板,直到此次《哪吒魔童》问世。在这之前,中国动画电影票房一直在3000万-6000万区间徘徊,只有羊和熊(《喜洋洋》《熊出没》)得到过破亿的成绩。但羊和熊不管成绩多好,都无法作为中国动画的代表,观众会对其内容和故事的低幼化、无脑化等多方面进行批评。

  《大圣》的故事并不复杂,就是讲大圣帮助一个小孩打败妖魔的故事。但为什么《大圣》可以做到这样的成绩?核心还是一个“燃”字。大圣对自我的认知,对自己责任的承担,最后冲破枷锁找回“自我”,这种情绪会深深的感染观众。尤其是成年观众,对影片中大圣一开始的逃避感同身受,也对最后的觉醒心存敬佩。观众的情绪被带动,自然会有良好的观影体验,自来水就是这么形成的。

  电影被称之为第七艺术,但其实是艺术性、娱乐性、工业性三者并存的。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娱乐性是最重要的。观众是否喜欢一部电影,评判标准往往是这部作品是否打动自己,或哭或笑或感动,情感有了共振就是好片子。观众不太会在意影片的灯光、摄影之类的技术问题,甚至故事都不是最重要的。故事的好坏标准不是是否工整合理,而是动人。

  所以当今电影创作最重要的是“三情”——情感、情绪、情怀。三者有一,就可以摸到成功的大门了。纵观这几年的爆款,比如《战狼》、《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动画中的《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白蛇:缘起》及现在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都是如此。并不是说他们故事不好,而是和观众在情感上引起共鸣之后,影片的一切瑕疵都不再重要了。这也是一般来说喜剧的成绩会比正剧好的原因,能让观众在电影院里酣畅淋漓地笑120分钟,必然是一种成功。

  情感共鸣需要分时分地,契合当下很重要。最近几年在高票房的片子中,国产的比重越来越大,好莱坞的影片越来越难以获得好成绩,动画片尤为突出。不管是好莱坞还是日本,进口的动画电影在国内市场能拿到4亿就算非常好的成绩了,远远不及《大圣归来》。原因就是情感共鸣问题。国情不一样,观众的生活和感悟也完全不同,美国人拍的情感已经非常难打动国内的观众了。

  国际上成熟的电影市场,影片票房都是国产高于进口影片,毕竟只有本国的创作者才能知道本国的观众最需要情感宣泄的是什么。但好莱坞的厉害之处在于聪明的规避这个问题,他们拍摄的大多是普世情感,追求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语言的人都可以看得懂并且理解的情感。所以,好莱坞的影片多是亲情友情爱情、个人成长、个人英雄主义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这样的情感必然会公式化和套路化,所以,很多观众在看《玩具总动员》《狮子王》的时候会觉得没意思。

  好莱坞追求的是全球化的收益,发行几乎涵盖所有国家和地区,每个国家地区有一点收益,汇总起来就是不容小觑的成绩。对于动画来说,长久的收益更重要,一部作品如果能播50年都被观众喜爱,那带来的其它收益(比如衍生产品)就更加可观了。但对于当下的国内观众来说,这种不痛不痒的普世情感远没有哪吒对命运的反抗吸引人。

  向个人叙事转变的解构和重塑

  让我们再说回《哪吒魔童》,这部影片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哪吒和敖丙的“双生子”的设定。哪吒打敖丙是哪吒闹海整段故事的起因,导演非常大胆的在这上面进行改动,把哪吒和敖丙设计成两颗同时诞生的灵珠转世,但一个天生为善一个生来为恶,两个人像阴阳两极。有意思的是,天生善的灵珠给了邪恶的龙族一方,而生来为恶的魔珠给了代表着善良一方的李靖的儿子,就是主角哪吒。所以,两个主角哪吒和敖丙一直都处于自我认知的漩涡中,身为龙族的三太子一直热衷做善事,而身为总兵大人的儿子却被百姓讨厌和躲避。两个人最后的决斗也就顺理成章了,绕了一大圈回归到了原作故事的脉络中。

  “阴阳双生子”的设定在其它作品中也经常可以见到,比如《灌篮高手》中的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火影忍者》里的鸣人和佐助,古龙小说《绝代双骄》的花无缺和江小鱼,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和杨康。这种双生子异同的身份错位,就是拉康所说的“镜像理论”,是自我认同的重要方法。《哪吒魔童》中的这种双生设定还有一对,就是哪吒和敖丙的师傅——申公豹和太乙真人,所以影片对于身份的认同和讨论更加复杂,也更加有戏剧性。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